“中国先生”傅高义去世,关于中美日,他曾这样判断
2020-12-21 15:25:53
  • 0
  • 0
  • 1

来源:上观新闻


据朝日新闻消息,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哈佛大学荣休教授傅高义当地时间20日去世,享年90岁。

12月1日晚,傅高义刚刚在北京香山论坛视频研讨会表示,美国应该承认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公平地对待中国。

傅高义,美国哈佛大学亨利·福特二世社会学荣休教授,曾任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主任。作为东亚研究专家,傅高义在哈佛享有“中国先生”称号,被认为是美国少有精通中日两国事务的学者。

1930年7月11日,傅高义出生在美国中西部俄亥俄州特拉华市的一个犹太人家庭,1950年毕业于俄亥俄州的威斯理安大学。在美军服过两年兵役后,他考入哈佛大学攻读社会学博士学位。即将从哈佛毕业时,他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是留在学校做美国社会研究。“我的一位教授对我说:你如果想要搞好美国社会学研究,就应该到国外去,先了解国外不同的文化;做比较研究,应该去相对现代化的国家,如果去非洲的话,情况差距太大,而欧洲文化又太接近,最好的选择是去日本。”

1958年,傅高义去了日本。第一年,他专心学日语,第二年开始做家庭调查。1963年,傅高义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日本的新兴中产阶级:东京郊区的工薪阶层及其家庭》,奠定了他“有关现代日本最前沿的美国观察家之一”的基础。1979年,傅高义在日本社会经济腾飞前一刻发表《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在日本和美国都引起极大轰动。对此,傅高义曾表示:“我在日本‘出了风头’。”

1980年,中国即有出版社引进《日本第一》一书。2016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再版《日本第一》,傅高义特意写作新序,复旦大学美研中心主任、国际问题研究专家沈丁立翻译的这一新版再度在中国读者中引发热议。

关于《日本第一》,20多年后,傅高义又有回应之作,那就是2000年出版的《日本还是第一吗》。在日本从经济腾飞到“失去的二十年”明显变化的背景下,傅高义再度审视“日本第一”的内核。今年3月,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由上海图书馆信息咨询与研究中心竞争情报部副主任沙青青翻译的中译本。

在《日本还是第一吗》中,傅高义以回应《日本第一》在学界和社会层面的影响为线索,书写了两部分内容:一是回顾自己日本社会研究的学术生涯,尤其是早期到日本学习并做田野调查的经历、与各阶层交往的观察和收获,二是对比著述《日本第一》时,更为精准地概括日本模式的优长与有待更新之处。

“《日本第一》横扫书市11年后,日本的经济泡沫却破灭了,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巨兽猛地一头撞在了岸边的巨石上,接着又看似无助地搁浅在沙滩上。日本随后面对的就是扑面而来的漫长的衰退期,世界主要经济体开始不把日本作为一个可靠的经济体放在眼中。”在序言中,傅高义写道,日本的经济持续衰退,又似乎无力进行必要的改革,这令他在日本举行演讲的任务变得更具挑战。听众席上总会有人站起来提问道:“傅高义教授,您现在后悔写下《日本第一》吗?您哪里出错了吗?”

“我很感激有这个机会能做出全面的回答。我从未后悔写了《日本第一》这本书。”傅高义表示,有些人误解了他想传达的意思,因为他们只读取了《日本第一》这个书名。“我从不认为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我所写的是日本人在很多领域都做得相当不错,他们的很多成就也确实是世界第一。例如,他们的基础教育水平是最好的,他们是全世界范围内收集资料的能手,他们的犯罪率是最低的,他们的官僚机构广纳贤才。同时,以国际标准来衡量,他们的企业拥有高水平的忠诚度。”

“我在《日本第一》中所写的内容都基于扎实的研究。在40年的研究生涯中,我一直致力于对日本、中国及‘亚洲四小龙’有更多了解。我非常幸运能在这些亚洲国家和地区经济起飞前到访过,并有幸见证他们经济起飞时以及其后的状况。我的著作就像一个国家在某一时刻的一张照片,《日本新中产阶级》是聚焦1960年日本的一张照片,《日本第一》则是1979年日本的照片。现在,我想更新这些照片。”

内容来自上观新闻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