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叛将创办的电动车公司下周上市,贾跃亭却依然在PPT造车
2020-12-20 15:55:26
  • 0
  • 0
  • 1

作者:龚进辉

众所周知,贾跃亭治下的FF是出了名的“PPT造车”,量产屡次跳票,落得个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下场,被一众电动车创业者超过。FF叛将克劳斯、克兰茨创办的电动车公司Canoo便是其中之一,真够讽刺的,求贾跃亭心理阴影面积。

克劳斯、克兰茨均是前宝马高管,分别于2017年3月、2017年7月加入FF,成为贾跃亭最为信任的两位得力干将。但好景不长,双方蜜月期十分短暂,不到1年便分道扬镳,而且分手时闹得非常不愉快,上演激烈撕逼。

众所周知,2017年FF十分缺钱,才会引入融资经验丰富的克劳斯主导FF A轮融资,但事与愿违,2个月期限过后,说好的10亿美元A轮融资并未落地。同年7月,贾跃亭扔下乐视这个烂摊子远赴美国,将事业重心放在FF上,亲自参与FF的日常管理,并推动融资工作的开展。

一山不容二虎,贾跃亭、克劳斯均主导FF融资,不可避免使矛盾激化。据新浪科技报道,克劳斯的确为FF找到不少对FF感兴趣的潜在投资人,但他们都因为贾跃亭对FF的绝对控制权而存在顾忌。但在贾跃亭看来,自己绝不可能放弃FF控制权,克劳斯是在勾结投资人逼自己走人。

最终,2017年10月,双方内斗以克劳斯的出局告终,他与克兰茨一同离开FF,并带走一大批核心骨干。当然,有时出局并非是坏事,克劳斯在离开FF之前,已获得几位投资人的投资承诺,决定创办一家电动车公司。遗憾的是,这两位德国高管与FF并未做到好聚好散,在离职半个月后,FF发布声明痛斥二人,并扬言要采取法律行动。

对于前东家的指责,克劳斯、克兰茨自然不愿背黑锅,强势回击贾跃亭,双方你来我往,看得吃瓜群众目瞪口呆。回头来看,估计当时贾跃亭一时气不过,才会公开diss这两位FF叛将,时间久了气自然消了,针对他们的诉讼才会在2018年达成和解。

离开FF后,克劳斯、克兰茨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电动车公司,最初命名为Evelozcity,去年改名为Canoo。去年9月,Canoo发布第一款电动车Canoo,随即正式进入样车测试阶段,2021年正式量产后,将首先进入美国市场,随后将根据中国市场特点调整生产方案。几天前,Canoo又发布一款全新的电动多用途配送车。

尽管目前没有一辆车上市,但美股电动车概念股走俏,使Canoo不愿错过上市融资的大好时机。今年9月,Canoo购买一家空壳公司Hennessy Capital Acquisition,将在下周以借壳的方式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CNOO,计划融资3亿美元。

话说,克劳斯、克兰茨即将成为上市公司老板,走上人生巅峰,不知道处境艰难的前老板贾跃亭会作何感想?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FF91量产计划一拖再拖,一开始贾跃亭信誓旦旦地声称FF91在2018年底正式交付,2019年的说法是距离量产只有一步之遥,今年则变成距离交付仅剩临门一脚。

明眼人都看得出,FF91成为跳票王的根本原因在于缺钱,与FF融资受阻不无关系。去年9月,前宝马高管毕福康接替贾跃亭执掌FF,并全权主导FF B轮融资,直言非常有信心在明年一季度完成B轮融资。但时至今日,FF B轮融资仍未落地,连半点利好的迹象都没有,仅在今年10月完成4500万美元的过桥融资贷款,这对于造车大计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毕福康自我打脸倒是小事,影响FF一系列宏伟计划的推进才最致命。上任之初,他为FF勾勒了一幅美丽的蓝图:融资成功后9个月内实现FF 91的高品质量产交付,并在15个月内实现FF 81的预量产车公开发布;FF将大幅缩短IPO所需时间,预计在融资成功后12-15个月实现该目标。

但随着FF B轮融资迟迟未落地,毕福康制定的满盘计划不可避免被延后或搁置,与“难产”的FF91一样,沦为只是看起来很美好的PPT。最近,FF生产出几辆预量产FF91,然并卵,钱不到位还怎么造车?上市更是无从谈起。不得不说,贾跃亭那套基于营销驱动的玩概念打法早已行不通,还是少吹牛、多干实事为妙。

我很好奇,贾跃亭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FF91真正推向市场?2年后?5年后?还是永远不可能?哎,FF91发布近4年仍未上市,也是一种“本事”,我真是大写的服,不服不行!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