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评论:远程办公能否成为长期趋势?
2020-12-21 19:46:36
  • 0
  • 0
  • 0

来源: IPP评论  原创 国际视野中国情怀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远程办公成为新常态。(图源:兰德公司网站)

作者:

杰森·沃德(Jason Ward),美国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经济学家,其研究方向为微观经济学、卫生经济学、住房与社会政策、教育政策、劳动力市场等。

丽贝卡·基尔伯恩(Rebecca Kilburn),兰德公司资深经济学家,其研究方向为数据科学、幼儿发展与教育、经济分析学、人力资本投资、人力发展等。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远程办公成为新常态,相关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以来,美国就有25%—35%的员工转向了远程办公。疫情期间,远程办公能够在最大程度上维持经济活动的正常运行,是一种更加安全、便捷的办公方式。经调查,本文发现从事远程办公人群的失业率为6%,而从事非远程办公人群的失业率为25%。

然而,并非所有职业都适用于远程办公,此类职业可称为“非远程办公职业”,其中绝大多数为低薪职业,包括生产、建筑、餐饮、交通运输等低端行业的从业者。

另一类职业允许居家办公,可称为“远程办公职业”,此类从业者主要从事法律、计算机、科学、商业、金融等高端行业,属于中高薪阶层。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教育从业者因疫情防控的需要也转向了远程办公。

还有一部分职业介乎于“远程办公职业”和“非远程办公职业”之间,此类职业允许居家办公,但也有外出办公的要求,最为普遍的是行政管理的从业者。

如果将本文的数据与美国人口普查局2018年的数据对比可以得出:在从事远程办公的25—68岁的人群中,有51%的人拥有本科或更高学历,占全美职工总数的33%;就种族构成而言,在从事远程办公的人群中有74%是白人,占全美职工总数的67%;西班牙裔员工只占从事远程办公人群的9%,但却占全美职工总数的14%。见图1。

图1 远程办公人群的受教育程度和种族构成

从事远程办公人群的失业率和感染新冠病毒的概率要远低于从事非远程办公的人群,而且其收入还远高于从事非远程办公的人群。从事远程办公人群的平均年收入约5.1万美元,而从事非远程办公人群的平均年收入约3.2万美元。

远程办公在疫情期间开展得如火如荼。最近,谷歌、脸书、推特、摩根大通、安伊艾等众多互联网巨头纷纷提倡使用远程和信息科技手段协同开展工作。有的企业甚至考虑效仿互联网巨头,在疫情过后永久转向远程办公。

如果疫情走向尾声,远程办公能否保持这一势头?如果未来许多企业养成了远程办公的习惯,劳动力市场,乃至整个社会会发生什么变化?本文认为,商业地产的需求会骤降;不断增长的宽带需求会刺激高速互联网服务和数字协作工具的发展;日常通勤的减少可以降低环境污染,还可以提高劳动力的参与度和生产力。

日常通勤的减少意味着员工可以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工作和家庭上。有研究显示,从事远程办公的人群每天比从事非远程办公的人群总共多出6000万个可自由支配的小时。据相关调查,在从事远程办公人群的可自由支配时间中,有三分之一用于工作,三分之二用于儿童保育、家庭装修和娱乐活动。

遗憾的是,并非所有的人群都能享受到远程办公的利好。从事远程办公的人群主要是居住在经济发达地区的白人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而从事非远程办公的人群依然庞大。近年来,一些居住在大都会地区的低收入员工正面临通勤时间的不断延长,此外,某些经济落后的地区仍缺少宽带互联网服务。

远程办公在疫情期间的广泛应用有利于缓解从事非远程办公人群的压力。例如,通勤量的大幅下降可以缩短从事非远程办公人群的通勤时间;将因疫情关闭的写字楼改为临时住房,可出租给从事非远程办公的人群。由于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与城市地区相比存在较大差距,投资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可以让更多的农村居民获得远程办公的机会,还可以让其享受到远程教育和远程保健服务。

综上所述,远程办公的趋势将在疫情结束后持续下去,很可能有进一步加大的趋势。专家一致认为,在疫情未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企业应根据国内环境的变化,适当地调整其运转模式。如果某些工作无需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也能完成,那么远程办公就是一个可考虑的选项。与此同时,政策制定者应制定政策,确保从事非远程办公的人群也能受益于远程办公需求的上涨。

译:曾辉,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