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不仅仅是一种趋势,未来不仅仅是一种方向
2020-12-20 15:04:48
  • 0
  • 0
  • 0

来源:苇草智酷 

以下文章来源于INNOBASE ,作者东升国际创业基地

『Meet·未来』系列大课是中关村东升国际科学园国际创新教育中心联合苇草智酷推出的一个面向前沿科技,文化和思想交流的专题系列论坛。

前言:
在『Meet·未来』系列大课第六期论坛中,FutureLab 未来实验室创始人、首席专家,前 DCCI 互联网数据中心创始人胡延平胡老师带来主题分享《《从数据地图看全球创新变化》》。以下为内容精华。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希望探讨2020-2030科技领域内一些比较小的点和问题,但是希望通过一些比较小的点和问题给大家切身的感受或认知。对于未来的研究,我们做了太多太多,做的越多,反倒越谨慎,越来越不敢多说,越来越不敢望路。反倒是近在眼前的事,让我们感到更加的生动或者更有某种启发。

前面王煜全老师所讲的,无论是一些事件和技术产品,还是说经济领域内所发生的一些变化,展露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每人的经历、知识体系和认知都是各有不同的。我不愿意将我的认知给大家做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地位,而想听听大家的认知。

我有个问题,2020年我们每人经历了什么?最有深刻印象的某个技术或者某样产品,或者足够重要的某个区项或者某事件是什么?2020年你眼里面的关键字是什么?从科技从业者的角度来讲讲,你认为重要的关注点和你的关键词即所关注的技术产品是什么。

其实我特别不喜欢用“大”这个词,比如宏大的叙事,就特别容易大而不当,因为一直觉得“大”是自己无力去企及的。但是关乎于2020年,我们不得不用“大”来形容,不光是百年变局,而且是百年大变局。如果再过10年、20年,无论从哪个角度回看,2020年都是一个时代和另外一个时代的分水岭,一个周期和另外一个周期的交汇点。

疫情只是其中一个点。在2020年,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关键词,高到量子计算低到直播带货,然后大到脱钩,再到5G火热,再到星链,波士顿火星也是个小话题,包括我们看到了好多大的公司都在全力的拥抱新基建。中国人对于美国大选的关心程度比一些美国人还要高,除了说世界越来越息息相关以外,我想到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因为我们处在变革的风水岭上。

关乎变革的风水岭,我个人有一些不成熟的看法,第一,我们所看到的发生在今天的事情,无论我们愿不愿意,他其实都有必然性。

第二,如果只是从今年和明年比较短的局部来看,毫无疑问,我们处在恢复期、调整期甚至酝酿期,又甚至是下一个成长的开始。周期并不意味着所有东西都在变得更糟,所有的事情都在变得更坏,它还在继续发展,但是这样的发展所带给你的综合感受在往下走,但是可能产业、科技,包括经济还在往上走等等。

第三个点是我们产业深层处的重构、震荡还没有开始,或者只是将将在准备开始。我们迄今为止所看到的只是水面上的波澜涟漪而已。整个业态、生态不至于变得太坏,但是他会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更有冲击。

第四,世界两个体系,这是必然。至少是阶段性的、产业的必然、经济的必然、社会的必然和历史的必然,包括创新的必然。

第五,经济的计划,不仅仅是美国现象,也是中国现象。包括社会的计划是全球现象,以国家为单位去看国家和国家之间的计划也是下一阶段的全球必然的现象,而且这样的现象会一直持续到这一次周期彻底去洗牌,彻底的达成新的平衡之后,才会让你感觉到阶段性的告一段落,好像平静了下来。

所以,在百年大变局之下,我们站在产业角度、科技角度、创新角度、产品角度、经济社会角度看,可以得出来一样的结论。

2021年,我们在产品层面所能感受到的变化还比较小。有一些是顺着线性的发展过程继续往前,有一些是顺着前面阶段性的过程继续往后。

但是我们也能够隐隐感觉越来越感觉到深层结构的一些变化,我把这些深层的结构的变化概括成为一些关键词:

第一、全场景计算;

第二、融合智慧;

第三、依然还只是感知智能而已;

第四、架构进一步走向中心,和分布结合;

第五、泛在传感。

第六、是开放连接;

第七、是平台的转换。

有一些并购,是指老的势力吃掉了新的力量,有些是说存量的市场用他的现金流去购买了增量的市场,有些是说架构的补缺。

有人说感到了隐隐的恐惧或者一种暗藏的含义,甚至有人疑问并购会不会被否决?当然,有些人是期望被否决的,比如期望被中国政府否决,比如就有人讲说中国商务部会拒绝通过这个并购的申请。有些人讲述英国政府会不同意等等。

但是,并购的过程还是会如期的完成。格局的变化有利有弊,它是资本也好,技术也罢,这种扩张的天性是天然的动力在起作用,也许就是市场选择的必然性。因为这样的架构和体系,意味着效率最优。

比如说,在明年会有续航一千公里的新能源车。从过去的18650走到后边的21400,到现在的811体系,能量密度的提升,更好的震级,更好的电解液,更高的镍的含量去实现更高的能量密度,但是室温安全性的挑战是越来越严重的问题,除了说比亚迪的刀片电池,不管怎么讲,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努力,这些事物都将发生在2021年。终于要出现了,而且一定会出现,并且是我们原来所预期的。

从新能源车的续航里程来讲,一千公里才是他的临界点,才意味着真正的市场导入期的到来。尽管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有些汽车的月交付已经达到四千多辆或者三千多辆。

还有像最头部的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某一款车型的月交付就可以有上万辆。真正的市场导入期是在2021年才开始,之前提及的只是市场前身,是最初的渗透期而已。

第二个数字是什么呢?是十英寸。在2021年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甚至可以买到抽拉式屏幕的手机或者平板,而且是十寸左右起。折叠屏在过去两年里,最高达到八寸、九寸,而且是外折叠。

在2021年,我们会看到内折叠,因为内折叠必然会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首先手不滑了,屏幕不会误触以及划伤了,然后包括折痕的问题也通过铰链技术开始得到解决了。

2021年真正的主角会登场,就是抽拉式屏幕的手机或者是平板,而且是十寸。十寸左右就已经接近平板以及向上,甚至有可能上探到笔记本的往下的市场,包括折叠屏的笔记本,在2020年其实已经已经有了,只不过还只是凤毛麟角。但是在2021年的时候,折叠屏笔记本的成本会下降,产能上升,随即价格下降,使得说2021年成为真正的,折叠、抽拉、扩展屏的市场导入期的开始。

第三点,在2021年可以预期到五亿的5G手机销量。尽管5G手机已经进入到了第三代,实际上从整体势头来讲,5G网络的部署以及应用的跟进目前只做到30%到40%这个区间里。

第四点是8K,在2021年的时候,我们终于可以买到消费级的8K摄影摄像设备,无论是无反的相机,还是摄录摄像机,二十级比特的色身,然后不会过热的超采样。不像今年,我们所看到的刚刚露头的8K的产品,它让你尝了一下。

在2020年,我们已经看到oppo在它的智能手表里放进来的东西,但只是去试探一下市场。随后,华为在Watch pro GT2里面也刚刚放上了东西,但我们在12月份才能买到。苹果在这方面走得比前两家更早,但是这样的产品的服务在中国市场是不覆盖的。

对于可穿戴设备来讲,芯片的测量其实在一些杂牌上早都已经开始了。我想表达的是真正相对比较严谨,至少可以作为医疗参照的芯片的测量和传感器在相关的智能设备里面才刚刚开始。前面的所有产品,比如我最早08年就买过的,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为是玩具。就像现在,比如说有些可穿戴用来测血压,传感器可能还可以,但是血压就不太那么靠谱了等等。

大家会注意到一个不那么性感的、有趣的领域,可穿戴设备又回来了,他在底层经过长达五年、十年的徘徊期以后,又酝酿出了一些新的传感技术,包括智能算法等等,甚至足以成为新的高成长的角度。

我们在2021年的时候会真正拿到基于鸿蒙系统的手机,基于鸿蒙的其他的设备,比如说智慧屏已经开始了,包括RISK-V在2021年所开的花和所结的果要超过过去任何一年,比如在今年我们就已经可以买到华米的一款手环。这款手环产品里面有个芯片叫黄山1号,它就是以RISC-V架构为基础的,而且完全国产。

后端有些什么样的变化在发生呢?比如说阿里把自己达摩院和收购的一家公司整合了以后,平头哥半导体公司就有相当一部分资源是聚焦在了RISC-V架构上。另外小米收购和投资了叫芯来科技也是聚焦在RISC-V上。那么为什么会以及说这是2019年和2020年的市场的局部现象呢?还是将会是今后的长期行为。

关于智慧生态,我们对大约二十多个领域进行了图谱化的工作,图谱就是每个领域从它涉及到的产品,到他的元器件级别。我们的产品路径以及跟产品相应的消费和服务的路径到底是怎么样?步骤是怎么样的?比如说2018年,某个大厂商参加走量的爆款产品里,引入了传感器的模块。从不同角度在兜售元器件的一些企业,有一部分企业像尝鲜去购买,把它整合到自己的产品里,但是消费者的评价或者体验并不好,产品很快就走完了生命周期。

因此出现了华强的另外一种现象,品牌挂了不够成熟的产品,快速的运营营销手段走了一些量之后,品牌很快就倒掉了。之后又启动新的品牌销售几乎一模一样的产品。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第一,可能是这一功能是用户需要的,因此才会购买,只不过买了以后发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第二,说明技术产品不够成熟,还有没有真正的准备到位,所以才会出现很多问题。我相信华强自己也不是这么想的。他自己也不愿意把品牌周期设计的那么短,很快倒掉再重头来过。

从上游的供应链来看,一些技术上无法逾越的障碍是最基本的,比如说良品率的问题,在前不久刚刚发布的iPhone12里面所用的苹果A14芯片,公布了里面有多少个核,包括GPU有多少个核,核是他目前为止放出来的,并介绍了核的全部性能,原因可能是因为台积电的五纳米工艺生产苹果的arm架构的A14芯片的时候,必然会有良品率从低到高提高的过程。

在良品率比较低的时候,企业只能做相对谨慎的选择。比如,NVIDIA的GPU、显卡也遇到类似的问题,也遇到会导致热失控的散热问题、相关晶体管的问题。

后续会导致在2021上半年买iPhone12的用户的手机性能,和2020下半年买到的性能会不一样。这就是说新的工艺,新的制成,新的技术,都有站在各个角度的导入期,除了市场的导入期以外,也有产品路径的问题。

有些产品如果路径选择有问题,将会导致更大的问题。包括华为P40 Pro的十倍变焦,配备多次折射摄像头,良品率是相当低的,最后导致P40Pro的销售远远不如Mate 40 pro plus。

所以,创新不仅仅是一种趋势,未来不仅仅是一种方向。无论是多么美好的未来,无论多么让我们憧憬的创新,当我们迈步走向他,或者他一步一步走向我们的时候,其中包括很多现实问题,技术、路径、策略选择不当最后就导致全盘皆输。我们作为业者,应该有这样和公众思考的区别,包括我们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得出正确的答案。

在2006年左右,英特尔出于财报比较惨的原因砍掉了移动芯片业务,而这刚才煜全在想说未来是NVIDIA+AMD,我部分同意,但我要补充一句,英特尔依然是不可或缺的。

因为不论是英特尔新一代的移动计算的芯片架构,还是桌面计算的架构,能效仍然是相当好的,而且他的市场导入期的过程才刚刚开始。在某些方面的局部表现比arm更高,而不是比arm更低。所以这是翁跳正营的主力,在2020年所给出的初步回答,而这个回答在2021年、2022年乃至更长过程,我们才能看到它的结果。

同时,英特尔的高性能计算在数据中心的地位,短期内是无法撼动的,他也在进一步增强自己的地位,无论是在IPGA架构,还是在GPU上都有巨大的投入以及相关的投资并购,去补齐自己的短板。AMD的CPU业务也依然是基于X86架构的,也就是和英特尔一样,并且是英特尔授权给他。

AMD在两个方面特别富有进取心,除了CPU业务之外,是GPU的应用,比如大家去看AMD最新发布的6800、6900显卡的性能,所有的横向评测都有结果,就是AMD。因为它跟NVIDIA在桌面级的、高性能的图形计算方面已经表现出了至少相当的水平,甚至在局部,比如在有些游戏的表现上是要优于NVIDIA的。

我原来对游戏很有偏见,但是后来,我发现在产业领域内,至少消费级的产品,相当一部分前沿的技术或者最扎实,最富有进取心的技术的积累,其实反倒是首先发生在游戏里。

无论是显示还是计算,无论是图形、图像的处理,以及处理算法所带来的未来在智能方面的一种潜力,NVIDIA的起家,其实就是从游戏的GPU显卡开始的,但是NVIDIA现在是人工智能的老大,因为这样的计算架构忽然找到了一个爆发点,这样的爆发点就是人工智能。

创新是一种生态现象,生态里面所有的变化也都是一种生态现象,它既不是一种官能现象,也不是主观局部的意愿。对任何一种变化的理解,如果只是从变化本身局部的去看,结论一定是比较偏颇的。

我们先说生态现象稍微大一点的脉络:

第一,云管端边的架构更加的清晰,这意味着由生态支配型的或者生态主导型的大企业(非创业公司),一定会从基础设施着手,而且做出来的必然是全线的基础设施。

比如谷歌就是云端,但它不止做了云,谷歌在云上做了TPU,做了TensorFlow等等,一系列的面向智能的开发工具,和百度今年开始做的智云或者云智一样都是云计算在后端的基础设施。

今天的基础设施和五年、十年以前有所不同,IT人与电信通信从业者讲的基础设施是两个概念。曾经谈论的更多是指网络、NGN。今天的基础设施是云管端边。

第二,网络本身除了我们讲的说联网,物联网、车联网以外,包括类似运用像Zigbee,蓝牙等等之类的架构,不同范围、不同效率、不同带宽,除了可以应对各种场景的网络以外,我们要看整个网的大形态会发生什么变化。

网络的形态是什么?我们能够感知的是天地一体的网络,天地一体既不是天,也不是地。既不是5G,也不是6G,而是天地一体的融合,而且和一些跟电信运营商走的比较近的通信专家的看法完全相反的是,我们认为未来天机的网络不仅有成为接入网的潜力,面对C以及B级别的客户去提供接入服务的能力,甚至有成为基础网络的能力。

当然,前提条件是和地面的通关站以及地面的骨干网有深度的结合和融合的情况下,才能有更高的效率。

量子计算今年大热,它能够给我们的未来是超乎于目前为止所有的经验和认知的,无论是所创造的体验,还是新的计算前景以及算力的巨大提升所带来的结果,真的是一种升维打击。

关于智能制造的重要去向或者必然会发生的局部的产业过程就是全球化的产业分工。产业分工的体系会发生一次周期性的、阶段性的,幅度和深度都不小的产业转移。而且产业不光是以转移的方式在发生着变化,更以新的创新业态、创新群落的方式在发生着作用。

关于AI,今天已经是人人皆AI的状态。这个领域在四五年前我们所拟定的路线图里,它在2020年起点上,但是真正的AI的深度的进展,尤其从感知计算往认知计算走的过程可能要顺延到2030年甚至以后,目前真的还在早期。

再比如全息影像,可能我们在购物商场等地方都看过全息影像的演示,但是那都不是真正的全息影像。而且它距离消费级的对全息影像还非常之远,而且我们对它的预期可能也要比2025年更往后推一些。

我再补充一点,清洁能源。从我们所能够跟踪到的技术进展来讲,技术路径有很多,但究其实质绝大部分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清洁能源。迄今为止,电动汽车并不是真正的清洁能源。太阳能发电也不是真正的清洁能源,氢能更加不是。

那么2020年到2030年,如果基于这些大的脉络也好,再从宏观的层面往下去看产业产品技术的话,我们的疑惑是,也许现在在业内正如火如荼的一些个过程,要么方向上有一些偏,要么脚底下没有踩实,要么是阶段性给予了过高的期望,要么是把something理解成了神话成了everything。

这些包括前面讲的,第一,氢能源,它只是能量储存和携带的一种方式,并不是新能源本身更不是通用能源,我们相对更看好真正的通用能源。通用能源一定是电能。氢能源只是电和电之间完成转化的那种介质,氢能源的能效利用率只有40%多,电到电是70%多。

看似简单,其实是我们绞尽脑汁才得出的近乎于比较愚蠢的结论:它只是储存和携带的方式。比如说储电的技术或者是个能量储存,可能未来对氢能源的需要要远大过于未来在各种各样的交通终端对氢能源的需求。

第二、2021年才是真正的AR、VR、MR产品的导入期,尽管已经卖了上千万部相关产品,但没有几个有非常好的使用体验,并且一直坚持使用的。从表面来讲,人眼在一百多度的市场范围内,能够接受或者能够不察觉相对可接受的视觉分辨率其实是16k。

如果做偷换概念,偷换概念的减配也是左目右目,双目两个8K的真实像素数实际上只是16K的一半。只是在有限的市场范围内,他在局部创造了16k的体验。在一些面向未来的产品里面,8K级别的显示要做到两千、三千PPI以上的密度的产品,只存在在实验室里。

不过实验室里已经做到了一万PPI,也就是每平方英寸有一万个像素。这是什么概念呢?就像儿童骑行自己的第一辆自行车一样去体验了AR、MR,不是产品不重要,不是说它不蛊惑人心,而是说他的产品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在幼稚期。

第三,我们要和第五点结合起来,5G是最后一代电信特征的网络,它在包括物联、车联所有这些场景里头所创造的连接体验、智能体验是过往无与伦比并且局部上无可替代的。但是我们需要看我的目光可能是要去投向更远的未来,比如是否要去了解太赫兹的通讯技术,它的长板恰恰都是5G的短板,只不过我们还未完全掌握对他的应用。包括5G作为接入网,它是高度依赖核心网、骨干网,但是跟它能够最佳结合、能够创造更好的时延体验的。

几乎现在所有的场景都在讲时延问题,比如什么自动驾驶场景、物联网场景,要求时延在1毫秒~15毫秒,5G设备的提供商也把自己标定在了1毫米~15毫米范围内。但就算你配一个隔壁房间的电脑IP,都至少需要20几毫秒的时延。只有在我们都连在同基站,而基站和云端也直接相连时,我们才会有p to p的通话,那才可能创造这样的极速体验。

现在的舆论场很奇怪,经常有些正不压邪、邪反正的东西,有人在讲卫星互联网不靠谱,没办法作为民用,只能用来军用。大家尤其要警惕有决策性的人讲出来的有些决策性的话,因为他们会影响到一些重大的决策,关乎尤其是既得利益的取舍和选择。客观会妨碍我们产业的进步,妨碍我们选择路径,干扰和影响我们形成理性的思考。如果像讲那些话的人一样,你可能现在还用着座机,要交五千块钱预装费,每个月还要交座机费。

我并没有鼓吹卫星互联网的人也更不是马首是瞻,我只是想说卫星互联网还在早期阶段,随着软件定义卫星、星座组网技术以及星间链路的成熟,通讯的成熟和带宽的提升,包括很关键的两个点:首先,从高轨、中轨向更低的轨道发展,现在普通用户体验到的时延是卫星互联网的实验室中的20毫秒~30多毫秒,有些用户还已经体验了16毫秒、19毫秒。这是个什么概念呢?你在家用着宽带互联网去拼隔壁的一家IP是27毫秒。

其次,为什么学Starlink未必可行但学OneWeb就一定死呢?尤其超低轨道的部署密度,到了一定程度以后效率更高、带宽更高、时延更低。国内有些人到现在为止都在学OneWeb,真正在走Starlink的一个都没有,这就是非常现实的一个路径选择的问题。

这件事不会以我个人的意志、或者专不专业、是否是专家或伪专家所能够左右方向的,这个方向是有确定感的,一定是低和超低的结合,一定是一万多颗起,一定是以低时延为主,而且眼前是以接入为主,从长期和地面的通关结合以后一定是有基础网络甚至核心网络能力的,而且两点之间的线一定是最短。光纤每两百公里的天然的延时是一毫秒,两千公里是十毫秒等等的。

有个小点想跟大家探讨一下,直到今天为止,特斯拉都在坚持声称说最新的自动驾驶系统,只有基于图像传感器,即计算机视觉才是这个领域的发展方向。我们可以很确定的说,特斯拉在三年或五年以后,一定会切换到融合传感的轨道上,就是CMOS加激光雷达、毫米波。一定是这样发展才能走向下一个三年、五年。

我想留给大家两个问题:第一,人类给科技带来什么?这个问题可能比科技给人类带来什么更重要。

第二,我最近在朋友圈分享了一句话,这句话前半句和后半句都是抄的,一个是”致敬生命的顽强“,二是”没有人能熄灭满天星辰。”就最终的结果来讲,我和煜全老师一样,我们都是乐观的,只不过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还是乐观的悲观主义者的区别,我认为我其实还是谨慎的乐观主义者。好,谢谢大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